2020年欧洲杯-《尼尔:机械纪元》开发商的颠沛十年:卖“笑”求生

《尼尔:机械纪元》开发商的颠沛十年:卖“笑”求生

   说到游戏圈这个话题,2020年欧洲杯 就不得不提到“白金工作室”这个名字,这家工作室制作了很多不错的游戏,比如《猎天使魔女》、《合金装备崛起:复仇》以及评价颇高的《尼尔:机械纪元》。2020年欧洲杯

   白金工作室的来头一点都不小。创始期的三巨头三上真司、稻叶敦志、神谷英树,随便挑一个都是游戏圈响当当的名字,制作过的游戏更是如数家珍。然而辉煌背后,创始已近十年的白金工作室却逐渐陷入了一个“只能给其他公司代工”的怪圈,最近3年甚至见不到一款原创品牌的游戏。

   金字塔不是一天建成的。白金现如今的窘境和它的前身、前前身,以及时间线上某些关键点的决策有着必然联系,这些联系,甚至深入到公司的核心根基部位。如今的白金想要摆脱“救火大队长”一职,远不如想象中的容易。

取名“白金”有不被外界腐蚀的含义

   祸从口出

   时任卡普空第四开发部部长的三上真司,有着“生化危机之父”的头衔。当时他的小组不仅为卡普空创造了明日之星《生化危机》系列,还有《鬼泣》、《逆转裁判》这些家喻户晓的游戏名作。由于曾经的上司是“魔界村”制作人藤原得郎,所以三上真司对游戏品质的把关尤为严谨。“幻之作品”生化危机1.5、生化危机3.5,全因三上一句“不好玩,重做”的定调推翻重制。这种“随性”的严格把关虽然得到了不错的收获,但也着实为难了卡普空。

第四开发室是NGC忠实跟随者 

   三上除了“随性”以外还有个特点,就是永远关不上的大嘴巴。当时任天堂主机NGC正与索尼PS2同台竞争,因为相对优势的硬件性能被三上真司看重,直接宣布“生化危机”正统系列由NGC完全独占。之后《生化危机0》销量不佳,三上竟在公开场合说道: “PS2和《王国之心》这样品质糟糕的东西能够大卖,日本人的脑筋真是有点问题……”。此时的卡普空本想重新调整和任天堂合作的协议,挽回销量上的败局。索尼也在暗中与卡普空协调跨平台事宜,甚至已经投入了大量的市场预算。

   没想到三上真司又一次夸下海口:

   “如果《生化危机4》登录NGC以外的平台,我就把头砍下来”

   三上真司不会想到,这句“毒奶”竟然影响了他的整个人生。如果十几年前懂得“在其位、谋其职、负其责”道理的话,他大概不会轻易地许下如此承诺。

   在他和他的第四开发部一连发布5款NGC独占游戏后,卡普空终于坐不住了。三上真司被“主动辞去”部长职位,卡普空以岗位调整为名投资成立了独立工作室“四叶草”,连带稻叶敦志、神谷英树,以及原第四开发部一半的职员转移了过去。事后,《生化危机4》顺利移植PS2,三上真司也在网站上发布了一款让全球玩家砍他头的FLASH小游戏,算是实现当时的“承诺”。

三上真司用这种谢罪方式离开卡普空

   得罪了方丈还想跑?三上真司的所作所为已经悄悄被卡普空,和索尼记到了小本本上。接下来,“白金工作室”前身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不幸之草

   以“摆脱经营问题的束缚,给研发成员更多自由创作空间”为目标,“四叶草工作室”成立了。三上真司放弃了公司管理职责,把社长职位交给稻叶敦志,自己一头扎进了《神之手》的研发。

   虽然被挤出了卡普空,但第四开发部的研发底子是毋庸置疑的。抱着“摆脱经营问题的束缚,给研发成员更多自由创作空间”的理念,稻叶敦志和神谷英树全神心地投入了游戏研发中。在辛勤努力下,四叶草工作室一连推出了《红侠乔伊》和《大神》两款口碑极佳的原创新作。这两款游戏不仅继承了源自第四开发部《鬼泣》优良的动作游戏功底,更以极具特色的画面风格和主题格调吸引了全球玩家和媒体,甚至众多业内人士的关注和喜爱。

四叶草工作室的巅峰之作《大神》

   然而尴尬的是,四叶草的游戏风格总是特立独行,不因市场趋势而妥协;另外一个问题,卡普空并没有给四叶草太多市场营销的预算。四叶草终究是一个工作室,完全依附于卡普空。纯研发构成的团队导致四叶草没有任何的市场营销和发行的能力经验,即使游戏再出色,也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去购买。

   2006年,三上真司管理的项目《神之手》正式发售。《神之手》明明有着成为顶级动作游戏的机会,却用三流画面、三流配乐和不能融于时代的黑色幽默形象强行推上市场。结果它不仅是工作室唯一一款销量没能突破10万的游戏,也沦落成四叶草的最后一款游戏。同年年底,卡普空称四叶草因市场成绩问题宣告解散。

三上真司一直在后悔没有精雕细琢《神之手》

   伴随着四叶草的落幕,曾经辉煌的第四开发部最终还是被卡普空抛弃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